冬日里,汗水湿透衣背广东医护人员在战“疫”一线

时间:2020-02-03 15:22:13 作者:admin 热度:99℃

●南方日报记者

赵杨 黄锦辉 朱晓枫 钟哲

2020年伊始,正当人们喜迎庚子新年、阖家团圆之际,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以意想不到的速度和程度向全国袭来、蔓延广东!疫魔不宣而战!

“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!”“全力提升治愈率、降低死亡率”“竭尽全力救治患者”……贯彻习近平总书记作出的重要指示,广东火速动员、部署。

“儿被接回,我已经退票,惟请速上战场”“我有‘非典’救治经验,我上!”“我无儿无女、有姐有弟,没负担,我上!”“我们虽然退休,但大敌当前,若有战,召必回!不计报酬、无论生死!”……一封封让人泪目的“请战书”,如雪片般飞来。

17年前,在抗击“非典”疫情的战役中,广东创造了全世界病死率最低的纪录。如今,全省医护人员再次奔上前线,只把白衣,作战袍。为了这份纪录,更为了这纪录背后每个鲜活的生命,他们舍生忘死、救死扶伤,谱写了阻击疫魔的进行曲。

在医护人员精心治疗下,截至2月2日12时,全省632例确诊病例中,无人死亡,12人治愈出院,不少患者病情好转。

我们常常满含热泪,只因白衣天使们大爱无疆。

集结

他们在责任与亲情、爱情的较量中,毫不犹豫地把爱的砝码加给了患者

春节前夕,李东心开车返乡,放着音乐听着歌,可当她收到广东全面打响战“疫”的消息,心里一揪,赶紧折返医院。对这个被亲人们一再强调不能爽约的节日团聚,她又无奈地错过了。李东心是广东省人民医院急诊科综合病区护士长,她说:“有‘战’必归,是医者的本能。”

战“疫”号角吹响,白衣天使火速集结。广东省中医院护理部短短一个晚上就收到近200人报名;广东省妇幼保健院动员通知发出不到20分钟,全院43名男护士就集体请战;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超百名医护人员集体宣誓,自愿加入先锋救援队,17年前抗击“非典”的英雄又集结在了一起……1月21日,全省30家省级定点收治医院全部取消医护人员休假,各地医护人员也随即迅速到岗,数十万“大军”集结完毕。

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一对夫妻,连夜通知家人开车将两个孩子接回湛江老家,双双走上“前线”。丈夫潘顺文除夕夜随广东医疗队驰援武汉,妻子代群冲上广东防疫战场。

除夕年夜饭本是喜庆的团聚,可在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护士郑利城家里,母亲却泪流不止,因为郑利城初一就要走上战“疫”前线。这个“90后”小伙强忍泪水,向母亲解释:“全院都在前行,我不能当逃兵。”

所谓白衣天使,只是生活中的普通人,因为这份职业和救死扶伤的信条,母亲吻别熟睡的宝宝、儿女爽约新春的团聚、恋人推迟久盼的婚礼,他们在责任与亲情、爱情的较量中,毫不犹豫地把爱的砝码加给了患者。

17年前,广东省中医院二沙岛分院急诊科护士长叶欣倒在抗击“非典”疫情的“战场”。疫魔再来,叶欣生前的“战友”李芳义无反顾再上“战场”,她说,不能给叶欣丢人。

尽管广东医护人员都知道,“抗非”战役中,数百名医护人员因感染病毒倒下,但这一次,他们依旧选择“逆行”,义无反顾。

奋战

压痕和伤疤成了医护人员的“标配”,泡在汗水里工作成了他们工作的常态

不久前,钟南山院士在奔赴武汉高铁上闭目小憩的照片在网上“刷屏”。疫情发生后,这位84岁高龄的广东专家再次临危受命,出任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。那次小憩是他连续4日96小时奔走北京、广州、武汉的一瞬间。经过全面摸查,他通过央视告知人们:新型冠状病毒出现了人传人的现象,且有医务人员感染,必须尽早采取措施。这在某种程度上扭转了人们对这场疫情的认知。

“我们要尽力降低病死率。”作为广东省防控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,钟南山在广东指挥着对重症、危重症患者的救治。1月29日,他领衔了广东首次对重症病人的远程会诊,10位顶级重症医学专家、呼吸科专家和传染病专家齐为5位患者商讨治疗方案,足足持续6小时18分钟。看着眼睛熬红了的钟南山,妻子既生气又心疼。

人们可能不难想象,医护人员在一线救治患者的情景,但还是容易在一些画面前湿了眼眶。

几天前,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隔离病房内出现了凶险的一幕:一位确诊病人胸闷、喘不上气,表情痛苦。见此状,医护人员快速判断病情,并立即为患者进行气管插管抢救。

“气管插管是一个高风险的操作。”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副主任医师童裕维说,一方面,患者容易出现气道痉挛,气道突然收缩,气进不去,患者就有生命危险;另一方面,在插管过程中,患者会喷出大量分泌物,痰、飞沫四处飞溅,负责操作的医护人员面临很大的感染风险。

参加过“抗非”斗争的童裕维说,17年前就是因为大家起初对冠状病毒认识不深,防护不到位,才导致很多医护人员感染。当时的隔离衣是布做的,有口罩却没面屏,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她就感染上了SARS病毒。而如今,医护人员穿上层层防护服,从头到脚“全副武装”,医院又配备了保证空气流通的负压病房,大大降低了医护人员感染的概率。“可长时间佩戴头套,头被勒得生疼。”童裕维说。

战“疫”中,压痕和伤疤成了医护人员的“标配”。他们的脸额被防护镜、口罩勒得红肿,鼻梁也磨出了水泡。

战“疫”中,泡在汗水里工作成了他们的常态。套上几层密不透气的防护服,忙碌地工作一天,医护人员们的头发总是湿漉漉的,防护服内的手术衣被汗水浸湿,很多都能拧出水来。广东省人民医院急诊科护士叶惠珊就是这样,被层层防护服包裹的她,连喝一口水都不易,几天下来,身上湿得厉害,嘴上却干得起了白皮。

病毒充满未知,从治病到医心,广东医护人员始终与患者心手相牵。

54岁的刘女士进入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救治前写下遗书,入院后,天天以泪洗面。对此,医生不仅要治病,还要对她进行“心理按摩”,终让她的情绪逐渐好转,病情也有了起色。

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里收治了一家6口中的5人,全家只剩下一个2岁半的宝宝,还因发烧被隔离在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。父母急、孩子闹,省二医当机立断,将孩子接来就近隔离、照顾,28名护士争当“临时母亲”。孩子不闹了,病中的家长心安了,医生与患者的心更近了。

冲锋

疾控人员是与病毒距离最近、接触最频繁的一批人

1月30日,广东同时启动对我省确诊病例的所有密切接触者、重点疫情地区来粤人员、全省发热门诊重点人群的大排查。这不是简单的问询、调查,而是要对三类人群全部进行鼻咽拭子检测。

“检验每份标本需要45个小时,这是海量的工作。”不少防疫人员感叹。一声令下,各地疾控中心以及多家第三方检测机构投入战斗,奔赴高速路口、机场、车站、酒店、城市社区、田间地头……务求让患者一个不漏得到及时隔离与救治。

深夜,广东省疾控中心的实验室里,中心微检所所长武婕和同事还在忙碌着。全省各地送来的呼吸道病例样本等待着核酸检验。在这个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里,他们被重点培养的新型冠状病毒等高致病性病毒和细菌包围着。为了安全,8个小时前,他们起码花费半小时,穿上层层隔离服,戴好面屏、手套、口罩,武装成“太空人”,相互检查完佩戴后,才敢进入实验室。

广东首例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样本在省疾控中心确诊,几天后,经过昼夜奋战,广东首株新型冠状病毒毒株又在这里被分离出来,为分析新型冠状病毒的流行规律和致病机制提供了病原学支撑。

疾控人员是这场战役中,与病毒距离最近、接触最频繁的一批人。他们默默无闻,但对人民健康的守护从未停歇。

同样默默无闻的,还有另一批病房外的医者。彻底击败疫魔,有赖于科技攻关,为此,广东迅速设立由省科技厅厅长王瑞军为组长、钟南山院士为专家指导组组长的疫情防控科技攻关组。如今,瞄准病毒溯源、对症药物、疫苗研制、重症救治等难题,第一批科技攻关应急项目正在加紧进行。

驰援

牵挂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,广东医生千里驰援,毫不犹豫

除夕本是团圆夜,128名广东医护人员却告别亲人,带着匆匆整理的行囊,登上从广州飞往武汉的唯一一班客机,踏上了支援湖北疫情救治的征程。

3天后,来自广东中医系统的60名医护人员,奔往同一目的地;仅1天后,广东再次向湖北增援,147人的医疗队出征;又过2日,由5人组成的省疾控中心首批应急检验队奔赴湖北……

湖北是最前线;广东亦是“战场”。确诊病例数量较多,广东战“疫”压力巨大。牵挂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,广东医生纷纷请战,千里驰援,毫不犹豫。

邹艳平是广东省首批支援湖北疫情防控医疗队队员。她和队友们在武汉遇到的是一场“硬仗”接收武汉市汉口医院患者病情较重的一个病区,截至1月28日,收治的70余名患者中,危重症者超过50人。

在武汉,每一位医护人员都全力以赴。为了更好地进行诊治,他们中不少人都穿上了成人纸尿裤。“挽救生命,时不我待。”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呼吸科副主任医师胡国栋说。

广东医生的付出,湖北病人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

在对口支援的武汉市汉口医院,65岁的武汉阿姨点赞广东护士,“她们从昨天到现在都没休息过,也没怎么吃饭”。

“广东护士打针不疼,我就是心疼你们,都是父母的宝贝,怎舍得让你们大老远过来。”一位患者说的话,让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护士李青的心里暖暖的。

“在生命的单程列车上,正是有了你们的付出,才让我们在迷雾中看到阳光,并让旅途的终点得到延伸。”一位患者在纸条上写下这句话,让广东医护人员的信念更加坚定。

编辑: alan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26887757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